青岛立新小学的教育空间之旅

  在青岛立新小学的三年多时间里,从推墙到局部空间,再到课程再造,这趟教育空间之旅,让我们最大限度地实现了教育空间的多目的性和多功能性,满足了学生多样化的学习、活动和生活,开始营造了一个“以生为本”的教育生态场。用空间承载教育理想,用教育丰富空间内涵,这场旅程正在延伸。

  2014年,青岛立新小学开始实施“全课程”教学。“全课程”是以培养人格健全、情感丰富的全面发展的完整的人为目标,儿童立场,发挥游戏,打通学科壁垒,覆盖学校全面生活的综合性学习。它强调“教育即生活,学习即游戏”。通过打破学科界限,开展有系统的主题式教学,实现学习内容的综合化;通过学习空间,拓展课程资源,实现多方位育全人。

  为实现“全课程”实验在学校的真正落地,学校在课程设置、教学内容安排、教学方式选择等方面做出调整。譬如,新学期伊始,教师会结合“全课程”实验教材中《我上学了》的内容,以“好朋友周”为主题设计新生入学课程,编印《新生手册》。通过“好朋友周”,以“放飞纸飞机”活动为媒介让一、二年级的学生有更多互相交流和结识好朋友的机会,让高年级的大朋友带领一年级的小朋友认识学校、认识老师。同时,教师还设计“好朋友午间共读一本书”“画画我的好朋友”等系列活动,引导一年级的学生学会沟通交往,熟悉学校生活。又如,在“春天”主题的学习里,学生从播种一粒植物的种子开始,走出教室、来到校园、走进大自然,感受春天。在春风里吟诵、书写与春天有关的诗歌、听与春天有关的歌、学习与春天有关的英语单词。在百米长卷上画春天,并将此画布裁剪,制作成风筝,到百花苑里放飞。课内课外、课上课下,在活动中学、在生活里学。

  正在尝试的这些生活化课程,一点一点地打通着学习与生活的界限。一些渐成共识:没有外在于孩子生命的知识,所有的学习一定与学生的生活息息相关;体验是一种深刻的力量,孩子的学习要渗透在生活的点滴中,编织进校园的每个角落里。

  笔直的走廊,一间间教室格子般组合罗列,桌椅秧田式整齐排列,这是青岛立新小学成立之初的模样,也是当前许多学校的普遍样态。如此标准化设计便于教师向学生进行知识的单向传授,便于教师在有限的空间里进行教学的组织与管理,但较难满足学生更大范围的自主学习和交流需求。面对无法满足“全课程”教学与学习需求的传统教室,2014年3月,我们从推墙开始,进行教室空间。

  日本教育学者佐藤学先生认为,“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是从一间间教室里萌生出来的。只有室开始,从课堂教学层面的开始,才可能有新的课程创造、新的‘学习共同体’创造。”

  做有生命气息的教育,让教室成为学生的生长点,这也是我们所希望做到的。循着“让教室成为课程的一部分,充分挖掘出教室的育人价值,创建‘最美教室’”的目标,我们以“”为设计思,将两个分别为60平方米的教室之间的墙推掉,打破空间阻隔,建成一个融课堂教学、图书阅览、多浏览、休闲活动等功能为一体的复合型教室,使之满足学习资源的触手可及、能开展参与体验式游戏、能进行课堂之外的自主发展等方面需求,最大可能地让孩子享受到学习的快乐。教室里为每个孩子都准备了一个书包橱,供孩子们放置学习生活用品,设置了学生作品的粘贴板、活动展示墙和涂鸦墙,每个孩子都有了个性化的展示空间。此外,在传统的教师办公区设计中,因为有厚厚的墙壁为阻隔,教师办公室往往很难让孩子敢接近、亲近。于是,我们将教师工作区设在教室的一角,孩子们的学习生活、包班老师日常的言谈举止,相互可见,最大限度地缩减教师与孩子之间的物理距离。

  硬件条件、资源重组后,我们期待教学方面师生间、生生间新型互动关系的自然形成。但起初的情形是:教室变大了,功能区域划分了,但教师依旧“高高在上”,电脑操控台管理整个课堂的状态没有变,为学生专设的涂鸦墙有时甚至被严格控制使用。消解观念围墙和心灵围墙比推倒物理围墙要来得更为。

  学校组织教师围绕“如何让教室为课程服务”“如何在课程、活动设计中真正儿童立场”“如何打造‘最美教室’”等问题展开讨论,并组织课堂观察指导。通过空间引导师生教与学方式的改变,老师内心对此的觉知,提升老师主动参与的能力。

  我们先从改变桌椅摆放形式入手,打破惯有的排排坐模式,让教师根据学生的学习需要组合桌椅,没有了教师高高在上的,学生也开始有了更多与小组或团队讨论、合作学习的机会,有了更多表达自己、展示自己学习的空间与机会。我们观察到,宽敞的区域让孩子更容易放松与打开自己。在绘本学习中,教师通常会带学生在教室里的U形活动区域中进行角色扮演小组合作学习,融合教育戏剧的元素进行定格机、传声筒等小游戏,让孩子能心融入情境,自在、自主、自信地把对绘本的理解用肢体语言表达出来。

  除了打破惯有的排座模式,我们还着力打造“课程化的最美教室”。教室里的“一板、一墙、一角落”都成为课程的延伸。英语单词跑到了书包橱上;“认识时、分”的学习延伸到了两个窗户之间的狭窄区域,孩子们在“时间墙”上认识时间、学会规划作息;扎板上的“大卫,我可以”主题板块是孩子们关于“遵守”与“不遵守”的规则约定。数学课上孩子们会把刚学习的数学列表画到墙上;美术课上,孩子们在涂鸦墙大胆创作。课下孩子们可以在涂鸦墙上随意涂画,心理压力,也可以在休闲区的沙发上与老师和同学一起分享自己遇到的新鲜事。教室里的“读书吧”成为学生最喜欢的角落,课间、午间、课后都会不自觉地来到这里,自主选择阅读。

  不同于传统教室的“最美教室”成为课程的延展,辅助课程的落实。在“我的动物朋友”主题学习中,教室里诞生了“生物角”,曾来过乌龟、孔雀鱼、蚂蚁、“蚕宝宝”等。在学习《蚕姑娘》一课时,学生提出不理解“脱下旧衣裳,穿上新衣裳”“醒了,醒了,身体渐渐发亮”这些句子,老师便把孩子们带到“生物角”,让他们边观察、边体会。当孩子们拿着蚕蜕下的皮,惊喜地大喊:“老师,我找到蚕的‘旧衣裳’了!”“大家看,蚕的身体真的是越来越亮的啊!”在孩子们满怀好奇的最佳学习时机,依托“生物角”将教学难点一一攻破。学习“阵地”的转换更打破了传统课堂由教师单向提供素材、输出知识的格局,变为学生发现、自主学习。在培育“蚕宝宝”、观察蚂蚁的过程中,养成记录的好习惯,写下一篇篇富有真情实感的《蚕姑娘生长记》《追踪蚁后》等观察日记,合作创作绘本《蚂蚁的生活》等。

  师生的学习、闲暇、交往和游戏有机相融在一起,共同参与教学和班级管理。现在的“立新园”里,每间教室都生长出了不同的课程形态,每间教室都有着各自的故事,孩子们在敞阔、的复合型教室里穿越课程与时光,朝向有德性、有情感、有知识、有个性的生命成长方向。而这,也正是我们教室空间的初衷。也许,就是这样,当你倾注爱心,给孩子们空间和,教育便会自然发生。

  阅读是儿童发展中培根的工程。这不仅需要在教材中有充分体现,更要求学校管理者和教师有前瞻眼光与切实行动。我们把新学校规划的阅览室从原来的行政楼移到教学楼,搬到离学生最近的区域,并将教学楼一层原来的两间综合教室打通,成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学生阅读空间,命名“1号教室”。

  “全课程”要求覆盖学校全面生活,则意味着除却重大安全方面的考虑,学校应是没有孩子不可以去的地方,没有孩子不可以触摸的东西。“1号教室”全天候,学生可随意进出。室内色彩的选择方面,我们不以设计师和校长的个人喜好,而是贴合儿童的心理状态,采用橙、黄两色为主色调。在充分考虑儿童阅读意愿与习惯的基础上,选购了颜色鲜艳、图案有趣的大地毯,便于搬移的异型凳,固定的沙发椅和懒人沙发,尽可能满足不同孩子对阅读空间的需求,提供可舒展身心的阅读。